奇点汽车,还在起点?

  • Array
  • 发表于: 2021/06/10 15:49:00 来源:BT财经

“奇点”的实质究竟是什么?答案已经越来越清晰。

奇(音“JI”)点,指代一个在数学上没有定义的值,趋向于无限。宇宙学里,也有“引力奇点”的概念,它可以是黑洞的中心,也是宇宙大爆炸的初始。

2014年12月,第一波“电动造车热”方兴未艾,曾任360副总裁、金山软件集团副总裁的沈海寅创立智车优行科技有限公司,并把“奇点”这个富有想象力和浪漫主义情怀的名字带进汽车业。

伽利略、爱因斯坦……在奇点汽车上海办公室里,会议室也都以著名物理学家命名(来自《创事纪》2019年11月对沈海寅的采访),彰显着这个企业的创新氛围和情怀。

2018年,第一次“电动造车热”退潮,无数电动车品牌胎死腹中,头部品牌如蔚来也在依靠安徽国资援助下艰难渡过难关。历经大浪淘沙、好不容易挺过了这段“艰难岁月”的奇点汽车,却也没有抓住2020年的电动车风口。

近期,奇点汽车推迟量产、融资停滞、创始人被限制消费的信息再次出现在媒体上。BT财经发现,在百度百科“沈海寅”词条,全然找不到和奇点汽车的任何关联,只冠以“智车优行科技有限公司CEO、联合创始人”的头衔。

奇点汽车,还在起点?

每年一问:量产有戏吗?

早在2015年奇点汽车就发布两款“概念”SUV,2017年首款量产车型奇点iS6发布,原定2018年上市,但随后一推再推。从2019年起,市场每年都会问一句:奇点汽车量产有戏吗?

2019年底,沈海寅接受采访时曾经介绍,当时公司两款车正在研发、两个生产基地正在筹建,公司获得日本大商社伊藤忠的支持,并收获了丰田这样重量级的合作伙伴……

那为何首款车迟迟没有量产?沈海寅从造车难度进行了解释:“这和造房子一样,有的要造40层的,有的要造60层的,那竣工“速度肯定是不一样的。”言外之意,奇点汽车难度高,需要更多时间。

可惜的是,奇点需要时间,市场留给奇点的时间却不多了。

2020年,新能源汽车突然爆发,“造车新势力”蔚来、理想、小鹏在资本市场一路高歌猛进,打通二级市场融资渠道,但奇点的量产计划仍未落地。据每日经济新闻2020年6月报道,不仅原计划搁浅,奇点汽车何时量产也未有最新消息。

对于再次“跳票”,沈海寅2019年曾经把量产推迟归因于代工厂,还曾对媒体表示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奇点希望再打磨一下产品。不过代工厂却称主要是因为资金不到位,令事件成为“罗生门”。

而即便上市,这款3年前的产品配置、卖点将不可避免地落伍,这恐怕更难俘获消费者芳心。

2021年5月,蔚来、小鹏、理想交付量分别达到6711辆、5686辆、4323辆,相比之下奇点仍在面对媒体《七年PPT造车之殇》的追问。

奇点究竟怎么了?

虽然新能源造车是一门烧钱的生意,但“明面上”奇点汽车一路走来并不缺钱。据红星新闻梳理,根据2019年一份股份转让招标公告,当时的奇点汽车的融资总金额已超过170亿元,这一数字在2020年5月的股权融资后可能超过180亿元。

180亿元是什么概念?应该足以支撑奇点上市,可以参考蔚来上市前融资23亿美元,约合160亿元人民币,小鹏上市前融资在150亿元人民币。

180亿元都去哪了?6月初,据第一财经报道,奇点汽车表示170亿元融资中的大部分都没有落实,公司实际累计融资额仅为5亿美元左右(约合35亿元人民币)。按照这样的说法,此前的资金链紧张、员工欠薪3个月等事件,也都能得到解释。

“车”漏偏逢连夜雨,除了资金紧张,股东接连“逃离”、公司新增被执行人信息、创始人被限制消费等负面信息也纷至沓来。

2019年10月底,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告显示,深圳博雍智动未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计划转让智车优行科技的6.38%股权。2020年5月,安徽奇点智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智车优行控股子公司)的两大股东之一——铜陵欣荣铜基新材料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正式退出。

同月,奇点汽车母公司智车优行成为被执行人,约8703万元的股权遭冻结。

2021年6月,沈海寅连收两份来自铜陵市铜官区人民法院和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限制消费令,同时公司新增一条标的逾724万元的被执行人信息。不过据第一财经报道,限制消费令在短暂执行两天后已被解除。

从2014年到2021年,坚持了7年起起伏伏的漫长时光,同行都熬出头了,奇点汽车却仍未撕掉“PPT造车”的标签,依然停留在起点。“奇点”的实质究竟是什么?答案已经越来越清晰。


欢迎关注车云菌的个人微信:cheyunjun2015 。TA是来自车云星的菌族碳基生物,私聊时间:工作日10:00-18:00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