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华为“耿直boy”苏箐的出格言论,说错了吗?

  • Array
  • 发表于: 2021/07/28 12:06:32 来源:车云网

作为华为智能驾驶的领导者,苏箐一贯的耿直言论也让他饱受争议

今年上半年,自动驾驶圈最火的人,莫过于华为智能驾驶产品部总裁苏箐了。一段极狐阿尔法S驶上上海街头的视频,展示了华为在自动驾驶方面的超强能力。

然而,作为华为智能驾驶的领导者,苏箐一贯的耿直言论也让他饱受争议。

昨日下午,华为确认了苏箐免职的消息。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华为罢免一个身在高层的老员工?先看官方回应:

我公司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苏箐在参加外部活动谈及自动驾驶技术与安全时,针对特斯拉,发表了不当言论,苏箐已就其个人不当言论进行了深刻检讨,但鉴于其言论造成的不良影响,我公司决定免去苏箐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职务。苏箐将去战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分配。

华为公司尊重产业界每一个参与者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努力与贡献,也希望与产业界共同推动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

原来,事情的导火索,是苏箐今年7月,在人工智能大会上发表的“特斯拉杀人论”:

苏箐称:“这几年下来,特斯拉事故率还是挺高的,而且是从杀第一个人到最近杀的人,它的事故类型非常像”。

他还补充:“我用’杀人’这个词,大家听起来可能是严重的。但大家想一想,机器进入人类社会和人类共生的时候机器是一定会造成事故率的,讲难听点就是’杀人’,只是说我们要把它的事故概率降到尽量低。从概率上来说,这就是一件有可能发生的事。”

甚至有媒体曝出,因其不当言论,华为收到了来自特斯拉方面的律师函。

这已经不是苏箐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发表”耿直言论“了。

今年4月,苏箐在接受采访时提出,在华为智能汽车BU里,自动驾驶优先级是绝对的第一,但在当时,这句话被曲解为在自动驾驶领域,“华为绝对是第一”

也是在当时的采访里,苏箐称,所有以Robotaxi为商业目标的公司,都得完蛋。他解释,“Robotaxi是一个最难的问题,从技术上讲,因为它需要扫掉所有的Cornercase。”而在这个过程中,需要的测试车辆远高于业内所说的几万辆车:“我个人看法,所有以Robotaxi为商业目标的公司,都得完蛋。”

并且断言:“最后达到Robotaxi的,是做乘用车的人,那个市场一定是我的,但不是现在。”

同样在4月,美团创始人王兴评价华为造车和特斯拉“技术与忽悠能力旗鼓相当”,原因就是苏箐说的一句话:“传统车企的看法,车作为一个基础,试图把计算机嵌进去,这是传统车厂的看法。我们的看法不一样,基础是计算机,车是计算机控制的外设,一个大计算机了事,把车挂上去。这是本质看法不一样,会导致所有事情看法都不一样。”

在一次腾讯汽车创领者峰会上,苏箐称智能化的下一个平台是汽车:“在智能化和电子化方面,相对于其他的产业,汽车产业是偏落后的,恰恰它又在成本、功耗和体验上是一个能够承受的平台。如果上一个平台是手机,那么下一个平台就是车。”

几番语不惊人死不休下来,苏箐差点就成为“华为造车”的代言人。

究其原因,苏箐是技术背景,最早他加入华为参与了海思芯片研发,并曾领导开发华为达芬奇 AI 芯片架构,在出任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前,是华为终端公司首席架构师。

苏箐作为一个有着多年从业经验的技术大拿,对自动驾驶有自己的理解和观点,但是以华为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的身份发表言论,某种程度上,容易给华为“招黑”。不仅如此,他在言语间,对车企、robotaxi公司变现出的不赞同和优越感,也容易给华为树敌。

尽管如此,撇开耿直个性不说,苏箐这几年对华为的贡献有目共睹,绝非没有才能之人。

最早苏箐加入华为主要负责芯片研发,曾担任华为终端公司首席架构师,后出任华为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任职期间推出自动驾驶系统方案ADS,且推动华为“Huawei Inside”在北汽、广汽、长安车型上搭载。不过,北汽极狐阿尔法S的HI版本,进展要到年底前才能正式交付。

根据公开信息,华为ADS团队有2000多人,其中纯算法1200人左右,算法里面可以分成视觉、激光等团队,每个团队规模都在200-300人不等。

在被免职之前,外界曾传言苏箐会加入蔚来汽车,不过被双方否认。此次免职后,苏箐的去向也充满变数。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为车云网及本文链接:http://www.cheyun.com/content/42013

欢迎关注车云菌的个人微信:cheyunjun2015 。TA是来自车云星的菌族碳基生物,私聊时间:工作日10:00-18:00

相关标签:
华为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